长安网群
总网滚动

不是亲生也能办,亲子鉴定何以成为贩婴黑产帮凶?

2020-09-15 10:01:38来源:新京报评论  责任编辑:王雅妮

  贩婴从“零售”模式转为“网络预订”……连日来,网络贩婴黑色利益链引发舆论关注。而新京报今天的一篇《买卖婴儿背后亲子鉴定造假调查:无血缘关系鉴定为亲生》,将网络贩婴背后的另一个利益链条挖了出来。

  据新京报报道,8月下旬,记者卧底进入网络送养、亲子鉴定等社交群组。有“司法黄牛”与记者搭线后,用虚假材料为记者代办出一份“亲生关系”的司法亲子鉴定报告。据调查,在这类群组中,隐匿着不少类似的黄牛,他们瞄准群里的非法领养者,代办亲子鉴定,帮领养的婴儿落户,并收取少则八千、多则数万元的费用。

  一代办人员称,他可根据委托人需求,办理全国多地的司法鉴定意见书,通过调换血样,拿到想要的鉴定结果。

  两个并不存在血缘关系的人,可轻易建立法律意义上的父子关系,“不管是不是你的,都能帮你做成亲生的”……原本具有法律效力的亲子鉴定,居然可以被随意造假,这足以让人骇然。

  从调查情况看,该现象并不仅仅是个案,而是已形成成熟的利益链。在“黄牛”那儿,不仅收费上明码标价,他们还号称全国多地都可以办理。

  面对亲子鉴定领域的这种“灰色”场景,相关部门有必要及时介入调查,其背后到底是哪些环节在失守,利益链上又都站着哪些力量,需要严肃起底和追究。

  根据“黄牛”说法,“提交的血样,都是亲生关系家庭的血样,后面的鉴定也都是正规流程,除了你我,没有人会知道这份鉴定报告的真假。”也就是说,“黄牛”的作用,只是为需要“亲子鉴定”的家庭找寻到一份亲生关系的血样,其他鉴定程序都是照常进行。言下之意,鉴定机构也是处于“被骗”的状态。

  但一方面,这些“黄牛”对外又打着“自己跟全国大部分地方的鉴定机构都有联系”的旗号;另一方面,他们能这样轻易蒙混过关,用“假名字、假血样,3天办出真报告”,难道仅仅是鉴定机构太好骗?所以,“黄牛”们是不是存在与鉴定机构或者是“内鬼”“勾兑”的情况,很难不让人联想。

  这样的案例此前其实已出现。据广州市司法局通报,今年3月份,广东华中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的采样员,送回鉴定机构的血样非委托人本人血样,鉴定机构据此做出了虚假鉴定,造成严重后果。鉴于此,鉴定机构“内鬼”主动配合造假的风险不可不防。

  退一步言之,即便鉴定机构只是“被骗”,或对“内鬼”防范不力,那“黄牛”拿着与鉴定身份不符的血样轻松通过鉴定,是否也说明鉴定机构在身份核实上存在纰漏?

  根据司法部发布的相关文件,司法鉴定机构应当要求当事人本人到场,在机构内提取检材;当事人确有困难无法到场的,司法鉴定机构可以指派至少二名工作人员去现场提取检材,其中至少一人应为该鉴定事项的鉴定人。由此可以看出,“本人未到场”的亲子鉴定操作,本就属于“例外”情况。

  而这些造假行为,一般都是“无需本人到场”。在此情况下,“黄牛”能够用与真实身份不符的亲生关系血样屡屡换来“真报告”,鉴定机构是否尽到了足够的把关责任,不免让人打上问号。

  “打蛇打七寸”。不管是鉴定机构主动“失守”,还是“被骗”,亲子鉴定造假现象的出现,都应该让鉴定机构的运行规范问题引起足够的重视。

  在调查中,这些打出“与鉴定机构合作”旗号的“黄牛”,对于合作内幕讳莫如深。而这点显然需要相关鉴定机构给出回应,也更需要监管部门去揭开盖子,并举一反三,强化相应的行业监管。无论如何,亲子鉴定,不能沦为徒有形式的“假鉴定”。(重舟)

 友情链接

/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