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网群
总网滚动

追凶七天七夜 揭开小镇绑架案中案

—— 扎兰屯市公安局侦破杀人绑架案纪实

2018-04-20 15:40:22来源:内蒙古长安网  责任编辑:岳科坚

对犯罪嫌疑人进行讯问。(注:请给嫌疑人面部打码).jpg

对犯罪嫌疑人进行讯问。

  本网讯 (记者 金丽 通讯员 任建忠 张丛莹) 告别清明小长假,工作的人走向各自的岗位,学生们背上书包继续学习生活。然而,呼伦贝尔市扎兰屯市浩饶山镇11岁男孩赵立志却在放学回家途中遭遇绑架,父母焦急万分,小镇暂失宁静。而随着警方深入调查发现,这起案件竟是一起案中有案的杀人绑架案——

  天价勒索电话突至 失踪男孩离奇回归

  4月8日晚7时23分,扎兰屯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电话骤然响起,值班民警刚刚拿起电话,彼端便传来焦急的声音:“我是浩饶山镇居民赵震,刚刚有人给我媳妇打电话,说我儿子赵立志在他手里,让我准备500万元赎金,不然就撕票!警官,我这辈子本本分分,没招谁惹谁啊!请你们一定帮我救回儿子,他年纪还那么小……”哽咽声中,这位父亲充满了无助和恐慌。

  案情重大,扎兰屯市公安局立即组成专案组,扎兰屯市副市长、公安局长王玉章第一时间调集刑警大队、交警大队、特警大队、网安大队民警投入案件侦破中。与此同时,案情上报至呼伦贝尔市公安局,呼伦贝尔市副市长、公安局长傅彬指示分管局长逢万军与刑侦支队长滕立山迅速赶赴浩饶山镇开展工作。

  警方了解到,报案人赵震家里有可供承包土地5000亩,按市场承包价格计算,一年仅土地承包费这一项便可收入过百万元,同时,赵家另外还种着600多亩地,因此,在当地是远近闻名的富裕人家。可没想到,家境的殷实,竟招来觊觎,引来了绑匪。

  调查中,面对赵震提供的绑匪来电号码,专案组民警陷入沉思:这是真实的电话号码还是绑匪玩的一套欲盖弥彰的障眼法?原因无他,狮子大张口的绑匪来电号码真实可查,机主确定,难道是新手作案?或者因为粗心大意?如果猜想是真的,那么说明绑匪已经暴露行迹。但事实确是如此吗?

  锁定绑匪电话的同时,专案组民警在梳理案发地周边监控摄像头视频时发现一辆可疑车辆,视频显示,该车在案发当天曾一直尾随在放学回家的赵立志身后,并进入赵震一家居住的小区内。经查询,该车车主信息与绑匪电话机主信息一致,线索指向兴安盟乌兰浩特市男子赵启臣。

  赵启臣成为该案重点嫌疑人。那么,绑匪真的就是赵启臣吗?

  就在警方进一步查找、确认证据时,离奇事件相继发生——赵立志回来了!

  4月9日上午9时13分,赵震的手机第二次响起,是绑匪的电话!强装镇定的赵震接起电话,他想好了被绑匪催促交钱时如何应对,甚至想到听到儿子求救声时该怎么办。然而,生活并未与影视作品情景相重叠,电话彼端,绑匪只是匆匆撂下一句话:“你家孩子在二台河边泵房里。”说完,匆匆挂断了电话。一时间,赵震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立即将情况报告给了警方。

  绑匪是在试探家属是否报警,还是突然良心发现自动放弃绑架?如果是试探之举,对方此时势必就在二台河泵房周边的有利地形中悄悄观察着外界情况。于是,在掌握二台河泵房的周边环境后,专案组民警乔装成当地农民,到泵房内查看,结果并没有找到赵立志,绑匪也毫无踪迹。

  难道是民警暴露了行踪?这真的只是绑匪的试探?此时,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这时,赵震再次来电,说绑匪用胶带将赵立志捆绑在二台河泵房之后,就离开了泵房,赵立志趁机用牙咬、用硬物摩擦,挣脱了胶带。逃脱后,赵立志沿着被绑架来时的车辙慢慢找到了回家的路。

  异地现男尸刷新线索 博弈较量驱散迷雾

  得知赵立志平安回家的消息,专案组民警稍微松了一口气。孩子回家了,那绑匪呢?是潜逃了还是辗转下一个目标重新实施绑架?是什么原因导致他突然放弃绑架?一连串的问题摆在了警方面前,侦破工作仍然面临着巨大压力。一天抓不到绑匪,民警的心就一天放不下来。

  自4月9日与赵震通完电话绑匪便失去了踪影,而被列为重点嫌疑人的赵启臣也不知所踪。

  但紧接着,案件出现了新情况。

  4月10日,兴安盟扎赉特旗境内发现一具男尸。经查,死者居然是绑架案中警方一直在苦苦寻找的赵启臣。尸检结果显示赵启臣为他杀,死亡时间为4月8日,可以排除其实施绑架的嫌疑。

  是谁杀害了赵启臣?这个人会不会是绑架赵立志的真正的绑匪?经过分析研判,两地警方决定将两起案件并案侦查,按照自治区公安厅刑侦总队和呼伦贝尔市公安局长傅彬的要求,成立了联合专案组。侦查工作进展到这一步,警方与真凶的较量进入到博弈阶段。

  通过对绑架现场、抛车现场以及杀人现场的足迹比对,联合专案组民警发现一枚疑似真凶的足迹,据此画出了犯罪嫌疑人大致体貌特征,为接下来的侦查工作确定了方向。与此同时,专案组在案件三处现场提取到了疑似嫌疑人的生物检材,连夜送往呼伦贝尔市公安局、公安部进行检验。

  根据尸体上的伤口,警方推断出犯罪嫌疑人杀害赵启臣用的可能是类似于壁纸刀的小型刀具,此外,现场提取到的足迹也成功匹配到类似的鞋底底纹。

  经过实地测量计算,从赵启臣遇害地点到绑架赵立志地点驾车来回至少需要12分钟,赵启臣遇害的时间约为4月8日晚6时40分,嫌疑车辆出现在视频内的时间为当晚7:09分许,如果真凶要赶在赵立志下补习班之前杀害赵启臣,那么留给绑匪的时间只有大约17分钟。警方分析,要想准确把握赵立志上下学时间表,并了解他的补习地点及回家路线,需提前多次去蹲点,那么嫌疑人在实施绑架前肯定在相关地点周围的视频内出现过,但经排查,警方并未在这些视频影像中发现疑似犯罪嫌疑人的身影。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性:犯罪嫌疑人本身就对学校的上下学时间有一定了解。

  以此为侦查方向,警方开始了新一轮摸排。

  嫌疑人浮出水面 警方雷霆抓捕

  在这一轮摸排中,家住浩饶山镇的男子王明亮进入了警方视线。王明亮是赵震的远方亲戚,于2017年承包了浩饶山学校的校车业务。警方围绕其社会关系展开调查发现,王明亮平日生活作风放荡,在扎兰屯市还有一个情妇。同时获知,王明亮的小儿子在和小朋友玩耍时无意中说起,4月8日晚,他看到爸爸好像在自家的炕洞里烧过东西。

  综合王明亮熟知赵震家情况和学校上下学时间,其本人目前经济压力大,且在赵启臣遇害当晚有反常举动的情况,警方判断王明亮具备重大作案嫌疑。为避免打草惊蛇,联合专案组没有立即实施抓捕行动,而是派民警全天候监控嫌疑人的行踪。

  4月15日下午2时,警方发现王明亮购买了一张客车票,准备离开扎兰屯市,经过两地警方研讨,专案组负责人果断下达抓捕命令,派中和派出所民警在王明亮所乘客车的必经之路上设卡拦截,刑警大队民警在客车后便装跟随,适时予以抓捕。

  一张抓捕大网就此向犯罪嫌疑人撒去。

  4月15日下午3时许,锁定王明亮所乘的蓝色客车后,中和派出所三位民警以检查危爆物品为由,上车检查,并迅速确认王明亮的位置,此时,嫌疑人神情萎靡,靠在座椅上,对周遭情况并未在意。疏散客车上其他乘客后,三名民警缓缓移动站位,慢慢向王明亮靠近,在对其形成前后包夹之势的瞬间,以雷霆之势将王明亮一举抓获。

  审讯初期,王明亮百般狡辩抵赖,故作轻松,但当警方将证据一样样摆在他面前时,王明亮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如实供述了自己预谋杀害赵启臣、绑架赵立志勒索钱财的犯罪事实。

  王明亮供述,其去年承包校车不仅没挣到钱,反而欠了几十万外债,又有家人和情妇需要供养,经济压力使他焦头烂额,每天就琢磨着怎么才能快点儿弄到钱,家境富裕的远房亲戚赵震随之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知道因为中年得子,赵震异常疼爱儿子,觉得如果以其子相威胁勒索根本不成问题,加之他知道赵立志上下学时间和补课地点周围的环境,很快策划了一系列作案方法。

  为填欲壑杀人绑架 种下恶果须埋单

  为了瞒天过海,4月8日晚7时,王明亮戴着口罩自浩饶山镇步行到扎赉特旗境内的一个小桥,搭乘了一辆私家车,这位好心搭载王明亮的司机正是刚刚收完粮准备回家的赵启臣,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生命竟结束于这次搭载陌生人之举。

  在车子行驶到巴彦塔拉林业管护站时,见四下无人,王明亮戴上手套,突然亮出提前准备好的壁纸刀,架到了赵启臣的脖子上,逼迫对方将车开到马鞍石景区无人处后下车,走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又胁迫对方说出手机密码。在此期间,体格健壮的赵启臣一度挣脱王明亮逃跑,但不幸被对方追上从后面一刀划破脖子,继而要害部位被疯狂地连续划砍数十刀。在实施一系列令人发指的恶行后,王明亮又挑断了被害人的脚筋,最后换上被害人的衣服,拿着他的手机,开走了他的车,整个作案过程只用了15分钟。

  驾车返回扎兰屯市后,王明亮直奔距离赵立志补课地点最近的十字路口等待目标出现。晚7时,赵立志走出补习班,王明亮驾车一路尾随至小区,在男孩刚要进楼道门时下车阻拦:“你知道自己闯祸了吗?”只有11岁的孩子害怕了,因为前段时间他刚刚因打伤同学受到过学校处罚,心想是不是又因为这件事?于是,在王明亮的示意下赵立志上了车,根本没意识自己会被绑架。随后,王明亮用赵启臣的手机拨通了赵立志母亲的电话,索要天价赎金。听到王明亮的话,赵立志在一旁大喊:“我家哪有那么多钱?”话音刚落,立刻被王明亮用胶带捆住手脚,封上了嘴巴。挂断电话后,王明亮将赵启臣的车抛在东平台村边的偏僻地带,步行回到了自己家中,然后将杀人时所穿的衣服、被害人的衣服、沾血的零钱以及壁纸刀全部扔进了炕洞中烧毁。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杀人绑架后的王明亮整日里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这种恐慌直到在浩饶山镇看到了很多警察后窜升到了极点。思来想去,他不敢再继续自己的绑架行为,于4月9日上午9时许通知了赵震,告之对方赵立志的位置。也许是意识到自己最终难逃法网,王明亮此后一直待在扎兰屯市,在洗浴中心、餐厅挥霍杀害赵启臣所得的钱财。

  4月15日,王明亮决定逃离扎兰屯市。当他坐上当日客车却仍心慌意乱时,一副冰冷的手铐将他拉入了法网。

  讯问中王明亮说,那种惶惶不可终日的逃亡生活逼人崩溃,被抓住了反而感到解脱了。回想自己杀人时的冷酷无情,他觉得不可原谅。他知道,在法律的公正裁决下,他将为自己犯下的滔天罪行埋单。

  (文中人物除警方人员外均为化名)

 友情链接

/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