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网群
总网滚动

房没了车没了,老婆孩子也跑了…海南一赌徒自述血泪史

2020-09-27 11:15:24来源:中国长安网  责任编辑:王丹

  赌博是一条不归路

  当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

  我已身在不归路的尽头

  劝诫和我一样的赌徒

  如果可以收手

  就尽快收手

  踏踏实实工作

  别跟我一样

  家没了,亲人也没了

  ——曾经的赌徒阿海

  坐在街头,阿海想起了不知在何处漂泊的妻子和孩子。记者徐培培摄

  毕业后进了大哥公司

  买了房子,有了车子

  我这样的一个人,或许已经不配再拥有姓名,你叫我阿海就好了。

  1989年,我出生在海南万宁北大镇东岭居委会,和很多同龄人相比,我真的是比较幸福,上面有三个哥哥,他们对我都特别疼爱与照顾,特别是大哥。

  在无忧无虑中,我大专毕业了。我一点也不发愁工作的事,因为我知道,大哥会把一切都安排好。

  2008年,大哥做的牛肉干、冷链生意已经开始从海南往北方各省市扩张,不过我并不愿意去帮他。和很多刚出社会的年轻人一样,那时候的我牛气哄哄,总是觉得自己能干很多的事,不苟言笑的大哥尽管从不打骂我,但总会给我一种莫名的压力。

  现实还是给了我狠狠一巴掌,原来赚钱这么难,找工作也是这么难。瞎混了两年后,我进入了大哥的公司,兄弟间的信任,让我很快成了他最贴心的帮手,毫不吝啬的大哥把我的工资涨到了年薪12万元。

  2017年,我已经在海口海甸岛买了一套105平方米的房子,拥有了一辆奥迪A6小轿车,迎娶了心仪的姑娘,有了两个可爱的宝宝。

  人生赢家?那时候我也这么认为,如果没有赌博。

  迷上“地下彩票”

  一晚上赢了3万元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玩过“私彩”,它根据官方开奖前四位开奖结果定奖项,由地下私人老板坐庄,高赔率、花样多是它的特点。那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这种司空见惯的东西是赌博。

  上班了,兜里有点钱了,有时候我也会打一下“私彩”,一百元左右的输赢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是无关痛痒。

  后来,朋友向我介绍了一种“时时彩”的新玩法。相比之下,这种没有上限、花样更多的地下“时时彩”输赢更大、更快,也更刺激。

  地下“时时彩”的玩法和本地私彩大同小异,根据官方开奖结果,地下庄家私自设立服务器,向赌客开设会员账号充值,自行在网上下注参赌,它几分钟就开一次奖,十分刺激。

  庄家给我开的会员有2万元的信用额度,正常情况下是一周结一次账,如果输光了需要加额度,就要马上给老板转账。

  这个玩法赢面很大,老板给的“水位”、“赔率”都很高。

  我学的是化工专业,数学成绩还不错,算了一下如果我每次包5个码,赢的概率占50%,如果输了我就再翻倍打200元,我运气再怎样,也不会连着输吧?只要我顶得住,最后还是会赢。反正卡里有钱,不中我就不停地翻倍跟。

  那天晚上,我赢了3万元,是我两个多月的工资。

  原来赚钱可以这么容易,我还需要上班吗?

  大哥,谢谢你这么照顾我;爸爸妈妈,你们不用在农田里风吹日晒了;老婆,我会让你和孩子们过上更好的生活了!

  输光了到处借钱

  两年借贷200多万

  我再也不想上班了,吃饭、睡觉的时间都尽量挤出来玩这种时时彩。这个会员账号的资金,从0到几万,到几十万,再到负数,可能只需要一根烟的功夫。

  看着网页上跳动的数字,我甚至忘记了那是钱,是我父母一辈子都赚不到钱。

  终于,会员账户没钱了,也没有钱往里面充值了,我开始向哥哥们借钱,找了理由比如“投资开个批发商行”,反正赢了钱加倍还他就是了。找同学借钱,理由也是投资、生意周转,我在心里告诉自己,赢了钱一定要尽快还给他们。

  运气太差了!钱又输光了,哥哥那里还好说,朋友开始催债了怎么办?突然想起来,听说在东岭有几个人好像挺有钱,经常借钱给人家,大不了付点利息就是了,跟我赢的钱比,那点利息算什么?

  2017年12月15日至2019年12月31日,期间有循环多次借与还,我跟林某某、冯某某他们大概共借了219.1万元。

  房子车子都抵押了

  老婆和孩子也离开了我

  手里有点钱的时候,我还是会想再去赢回来。但是没有多久,人家开始催债了。没办法,大概是2019年9月,我把海甸岛的房子抵押给他们了,新买没多久的奥迪A6小轿车也抵押了8万元。

  当然,这些钱又输光了,林某某、冯某某他们听说车子被我抵押了,找到对方拿钱把车赎了回来,他们说,这些钱也算我欠的。不过那时候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我陆续地还钱,没想到利息越来越高,有时候一个月两三万元,也有几个月利息涨到了6万元,算下来有记录的,我已经还了107.65万元,至于里面有多少本金,多少利息,我到现在还是懵的,他们说我还欠着100多万元……

  老婆?她早就跟我离婚了,带着两个孩子回娘家生活去了,听说在外面打零工,也不容易,唉,我还是不去见她的好。

  早年主要由大哥出钱,从他人手里转让的35亩、约6000株槟榔,用于父母养老的槟榔园,也被我签了转让协议,吓得父母天天守着槟榔园,因为那是他们的“棺材本”啊!

  你说,他还能回头吗?

  最近几天,阿海和哥哥成了东岭派出所的“常客”,因为最近经常有人偷槟榔。

  为了保住父母的这点“棺材本”,他们一次次地来这里报案。

  一无所有的阿海,如今只靠亲戚救济的每月2000元维持生活。看着疲惫的父母,脾气暴躁的二哥上前踹了阿海一脚被记者拦下,阿海也懊恼地敲打着自己的脑袋,“我怎么这么混蛋?”

  坐在车水马龙的海口街头,看着那个已经不再属于自己的家,阿海颓废地点燃一根劣质香烟,想起了不知在何处漂泊的老婆小孩。

  “我知道错了,我真的想回头了,我想老婆,想孩子了。可是我还能回得了头吗?”阿海说,“帮我劝一下那些还在赌博的人吧,不管输到什么程度,都认了吧,愿赌就得服输,踏踏实实工作,别跟我一样,家没了,亲人也没了。”

  警方提示

  任何形式的赌博,包括网上交易的“私彩”,都是违法行为,情节严重的涉嫌犯罪。海南警方对赌博的态度一直是“持续高压”“零容忍”,发现一起打击一起。

  警方表示,赌博在我国属于违法行为,所有的赌博活动都不受法律的保护。赌博可能会让一个家庭陷入危机。在现实生活中因赌博造成家破人亡的案例并不少,很多人没搞清楚,以为只有设赌、聚赌是违法犯罪行为,殊不知参赌同样涉嫌违法。

 友情链接

/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