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网群
总网滚动

计生“黑户”补承包土地能否获支持

2019-06-17 10:32:05来源:内蒙古长安网  责任编辑:王丹

  基本案情

  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苏布尔嘎镇合同庙嘎查农户卢某某,于1995年1月5日计划外生育了一个女孩(系二胎超生,第一胎为男孩)。不久,卢某某接受了计划生育政策罚款,其妻主动做了绝育结扎手术,其女儿卢某莉当年登记落户至出生所在社。1998年二轮土地承包时,社里决定按本社在册常住人口分配承包农耕地,每人8亩,卢某户共四口人却只给承包了三个人的农耕地24亩,其女儿卢某莉所在村社仍然认为她属于超生“黑户”,不予承包土地。此后,一直没有给补充承包。卢某某户曾多次和村社要求补充承包女儿卢某莉一人份额的土地并予以确权,因分歧大,不能达成一致。无奈,卢某某户于2018年9月21日向伊金霍洛旗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请求依法确认申请人户成员卢某莉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资格,同时请求被申请人村、社给予申请人户补充承包一人份额的土地。

  裁决要旨

  我国农村土地承包法明确规定,国家实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制度,其主要承包方式是以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家庭为单元承包土地,承包对象的范围包括本集体经济组织的所有村民。因此,在二轮土地承包时,超生人口父母或一方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且具备承包经营条件,其依法落户的,应该享有与其他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平等的权利,负担同等的义务,须按规定承包土地。

  裁决理由

  1998年二轮土地承包时,被申请人因申请人卢某某的女儿卢某莉属超生人口,所在社未给承包按份土地,申请人户请求补充承包一个人(卢某莉)份额的土地。对于申请人户的请求能否获支持,首先需要澄清一个资格问题,即申请人卢某某的女儿卢某莉是否具备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那么,如何认定其是否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呢?现行立法并没有对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认定的具体标准作出规定,一般是由村委会或村民小组作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实际执行人,以本地习俗,村规民约,则可认定成员资格,但“村委会、村民小组所做出的事关村民利益的事项,不得违反法律,不得违背公序良俗”(《民法总则》第八条)。笔者认为,1995年,卢某莉出生于父母所在社,当年登记落户至其父母户籍名下,则以原始形式取得了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实现了自己的成员权资格。所谓以原始形式取得,也称出生取得,即是通过人口的自然繁衍生息,祖辈生活在特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其父母双方或一方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所依赖登记的户口。但被申请人仍然认为她是超生“黑户”,简单的理由就是落了户也算“黑户”,就不能承包土地。在上个世纪八十、九十年代,是我国实行计划生育的关键期,将二胎违法超生(第一胎为男孩,不准生二胎)且没有落户的人口俗称为“黑户”,于是,“黑户”便成为时代遗留下来的一个“符号”。申请人的女儿卢某莉当年则以出生取得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然而,被申请人在二轮土地承包过程中,没有给申请人的女儿卢某莉承包土地,显然,违背了公序良俗!

  2014年,伊金霍洛旗人民政府施行了《伊金霍洛旗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认定办法》(下称办法),办法对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认定,以具有依法登记的村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常住户口,形成较为固定的生产、生活,依赖于集体土地作为基本生活保障为基本原则。办法规定,对于新生孩子,可以因出生这一事件取得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计划外生育与计划内生育都一视同仁,依法享有生存权利,都应当认定为具有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该办法充分体现了《民法总则》第十条中关于“法律没有规定的,可以适用习惯,但是不得违背公序良俗”的民法思想。依照这个基本原则及认定办法,其女儿卢某莉现在仍然依赖于集体土地作为基本生活保障而生活,符合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认定的基本原则。

  裁决结果

      有资格才有权利。1998年国家实行第二轮农村土地承包时,卢某莉应当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可是,被申请人仍然认为其属于超生“黑户”,显然剥夺了其承包土地的权利。法律规定,村民自治章程、村规民约以及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讨论决定中涉及的有关土地承包分配差别对待的内容,均不具有法律约束力;所决定的事项不得与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相抵触,不得侵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合法权益。愚以为,“超生”子女无过错,违法生育与土地分配是两个法律关系,不能因违法生育就剥夺其依法享有的承包土地的权利。我国农村土地承包法明确规定,国家实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制度,其主要承包方式是以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家庭为单元承包土地,承包对象的范围包括本集体经济组织的所有村民。因此,在二轮土地承包时,超生人口父母或一方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且具备承包经营条件而依法落户的,应该享有与其他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平等的权利,负担同等的义务,须按规定承包土地。依据《民法总则》第三条、第八条、第十条、第十三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条、第五条、第八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九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四条第(四)项、第二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伊金霍洛旗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依法作出上述生效裁决。

  伊金霍洛旗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于2018年11月27日作出(2018)伊农仲字第95号裁决:一、确认申请人卢某某户内成员卢某莉在被申请人社具有土地承包经营权资格;二、被申请人合同庙嘎查、某社给申请人户补充承包一个人份额的土地。被申请人嘎查、某社在法定期限内均未提起诉讼,裁决已发生法律效力。(白海玉 李 臻)

 友情链接

/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