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网群
总网滚动

楼上“飞”下酒瓶砸伤人,找不到侵权人?全楼82户全担责!最后5户法院采用温情执法

2018-12-03 14:57:12来源:辽沈晚报  责任编辑:王丹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执行干警现场执行,被执行人当场用微信履行转款(法院供图)

  从天而降一个啤酒瓶子,将楼下一名行人当场砸晕住进医院。抛出啤酒瓶子的楼住着82户人家,没有人站出来为这个酒瓶子负责。

  “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因无法确定具体侵权人,全体住户均存在加害可能性,应承担补偿责任。”于是,82户居民成为被告,又成为被执行人,共同承担被害人的4万元医药费。11月26日,辽宁省葫芦岛市连山区乐都汇高层A座,葫芦岛市连山区人民法院执行干警针对一起高空坠物案件开展第三次执行行动。

  楼上“飞”下酒瓶子 砸伤老人住院66天

  2016年7月17日,葫芦岛市民霍建国遭遇飞来横祸。“那天下午,我买完手纸回家,刚走到‘乐都汇’楼下,脑子‘轰’的一声,我感觉被什么东西砸到了,当时血就顺着脸往下流,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霍建国说。

  “我老伴儿躺在地上不省人事,身上、地上都是血,我以为他活不成了!”霍建国老伴当时听到邻居报信儿,赶到楼下,被眼前情景吓坏了。

  霍建国醒来以后,才得知自己被一个玻璃酒瓶砸了,当时派出所和120救护车都来了现场,对案件进行了侦查,但并没有发现可疑线索。

  受伤后,霍建国被送到了医院,住院66天,诊断为左侧桡神经浅支断裂、左侧头静脉断裂、左手第一骨间背侧肌断裂、左手背侧皮肤撕裂脱伤、头部皮肤裂伤。医疗费用加其他损失共计4万余元。

  霍建国低下头,看着手上的伤口说:“当时酒瓶砸到我的头后,玻璃碎片把我的左手也给划伤了。后来医生告诉我,这个瓶子是横着砸到我头盖骨最硬的那个地方,如果有一点偏差,不是植物人就是死。”

  82户都成被告 共同承担责任

  由于未能确定实际侵权人,在咨询律师之后,霍建国向葫芦岛市连山区人民法院提出了民事诉讼。法院依法判决,霍建国的经济损失由乐都汇高层1单元82户所有使用人共同承担。

  判决生效后,各被告没有提起上诉,但也没有履行给付义务。2018年10月18日,霍建国向连山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连山区法院执行局吴兴琦收到此案后,10月22日即将执行通知书张贴在小区里。在执行通知书上,列出了各被执行人的名字以及各自应当承担的执行金额,并责令各被执行人自执行通知书送达之日起三日内履行义务。逾期不履行的,法院将依法强制执行。同时,将执行法官的名字、手机号码和连山法院的银行账号进行了告知。

  截至10月25日,仅为数不多的几户履行了义务。当晚,执行干警来到乐都汇,开始挨家挨户执行。

  吴兴琦说:“这一次入户执行效果很好,有57户自动履行了义务,将执行款打到了法院指定的银行账户,但是仍有25户没有履行。”

  10月27日上午,连山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常海带领执行局全体干警、司法警察40余人,再次开展现场执行。有些住户在执行法官耐心宣传教育下,主动履行了法律义务。对于不在家的住户或者将房屋转租他人的住户,执行法官则是通过电话的方式向其宣读了执行公告,并告知了拒不履行生效判决将面临的法律后果。

  经过两次集中执行,共执行住户68户,执行回款31000余元。

  执行最后5户 采用温情执法

  11月26日11时,乐都汇高层A座,执行现场司法警察们有序地拉起了警戒线。

  吴兴琦说:“从10月27日开始,我陆续给没有交纳执行款的被执行人打电话,并以短信的方式将执行信息发给各被执行人。陆续又有9户履行了义务。今天,我们来执行最后5户。”

  执行干警执行的第一户被执行人,是住在13楼的90岁老人王某。“大爷,您家的执行款一共就500多元,希望您尽快将钱交到法院!”面对90岁的被执人,吴兴琦耐心地劝说着。

  “我没有钱,房子和生活费都是孩子给的。”老人反复说着这几句话。王某家里进行了精装修,显示家境良好。但王某执意强调房子是孩子买的,自己并没有钱,无法履行义务。

  吴兴琦微笑地看着老人,没有再坚持。离开王某家,他说,在此次现场执行之前,法院已经对老人财产进行查找,发现其名下有一张大额定期存单,但是考虑老人年龄偏大,且执行额只有534.95元,冻结老人存单会让其定期存款利息受到较大损失,所以法官们决定再做其儿女的工作,争取采取老人能够接受的方式执行到位。

  该院执行局局长季爱华表示:“此案涉及被执行人众多,鉴于本案的特殊性,我们尽量以做通被执行人的思想工作为基础开展执行。从目前情况看,这样温和的执行方式使他们对法院的工作表示理解。”

  其后的几户家中均无人,执行干警扑了空。

  “法院已对这5户被执行人的银行账户进行了锁定查控,如果他们在反复做工作之后仍拒不履行,法院将冻结账户强制执行,并将他们列入失信名单,限制高消费。”吴兴琦如是说。

  记者在楼梯间墙壁上发现,发生伤人事故后,物业公司在每一层都贴上了“禁止高空抛物”的警示标语,沿街的走廊窗户也被铁丝拧紧,无法开启。

 友情链接

/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