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网群
总网滚动

燃烧的青春 爱国的五四

——五四运动百年记

2019-04-30 17:16:44来源:内蒙古长安网  责任编辑:李楠

  五四运动百年前夕,重温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大学与青年学子座谈时的重要讲话,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五四运动到今年,已经100年了。我想,言五四,必须立足于百年前中国历史的种种变革,这样才能更清楚和明白这场运动的历史背景和诞生的必然性;言五四,必须立足于当时五四运动的丰富内涵和对中国命运的深刻改变,才能更好地了解这场运动本身乃至对后来的影响;言五四,更要看到五四精神对中国知识分子的深刻影响和意义的传递,这样才能更好地继承和发扬五四精神。

  这个世界会好吗?

  让我们跟随历史的时钟来到1842年,在历经三年的鸦片战争战败后,清王朝和英国签订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南京条约》。闭关锁国的清王朝以割地赔款、损害主权、协定关税的代价被迫打开了国门。彼时,在虎门销烟的林则徐已经谪迁伊犁,当他深沉的目光回望祖国大地时,可能不会想到鸦片战争之后清王朝的内忧外困和每况愈下。当时清王朝的科举制度已经失范,卖官鬻爵的现象比比皆是,而19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发生的灾荒,以及之后一路绵延的台风、海潮、雪雹、干旱加重了时局的艰难,与此同时,清王朝遭遇了西方列强一次又一次的冲击。1960年庚申之变,在火烧圆明园的屈辱中,清朝王签下了《北京条约》,直至甲午战争,清王朝不仅失去的是对远东地区的控制力,而且被一衣带水、曾经的“学生”日本打败了,至此,清王朝一步步走向了瓦解,也就是在甲午战争中,祖国的宝岛台湾被日本割据了。

  中国的士大夫文化中,素有“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天平” 的清流——从魏源以“制夷”为抱负开始到百日维新运动,折射出了变迁时代中政治精英们对民族复兴和国家图强的渴望,也就是在这样的时代中,中国的知识分子开始“成为茁壮生长的社会力量、起伏翻腾于四面八方”,为动荡的中国增添了崛起的力量和希望。

  时光来到了公元1885年,也就是清光绪十一年,一个27岁的读书人梁济考中举人。梁济自幼家贫,但博闻强记养成了他忠贤的品格,不求闻达的他40岁才开始当官。辛亥革命爆发后,梁济辞官归隐。1918年深秋,正准备出门的梁济遇到了梁漱溟,梁济问他这个参与同盟会的儿子:这个世界会好吗?梁漱溟答道: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

  有人说,“民族血脉的新旧交替,这惊遽的时刻总要有人来表现,梁济选择了表现”,在60岁前夕留下“国性不存、我生何用”的遗言后,梁济自沉于积水潭。

  燃烧的青春 爱国的五四

  梁济生前,新文化运动已经干柴烈火般地在中国大地燃烧了起来,新文化运动的先贤们在以一种更为潇洒和决绝的方式向旧时代告别。1919年1月5日,李大钊先生在《每周评论》上发表文章《新纪元》称道:俄国革命是世界革命的新纪元,是人类觉醒的新纪元。1月15日,陈独秀先生在《新青年》上第一次明确提出了“德先生”和“赛先生”这两个个照亮苍茫中国的名字。这一年,中国作为战胜国参加了在巴黎召开的和会,中国代表提出的撤销外国军队、废除租界等要求被英美法等国家拒绝了,当时的北洋政府准备在相关合约上签字。当巴黎和会的消息传回国内后,激起了北京高校各界学生慷慨激扬的爱国情绪。

  1919年5月4日,北京高校千余人学生在天安门前集会,学生代表发言情绪激昂,号召大家奋起救国。学生们打出了“外争主权、内除国贼”等口号,要求严惩卖国罪魁,随后,全国各地的院校学生们都扛起了爱国大旗,并和工商界团体一起同仇敌忾,整个运动持续了一个多月,6月28日,中国代表团拒绝在合约上签字——五四运动直接目的胜利达成了。

  为什么我们对“五四”念念不忘?因为当时几乎社会的各个阶层都参与到了这场为国家命运寻求答案的运动中。 中华民族的意识在这场运动中完全觉醒了!

  为什么我们对“五四”念念不忘?因为五四运动是中国近代一次国家民族情绪的集中喷发,它所传播的救亡图存理念深入人心。借由运动,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等理念传播各处!

  为什么我们对“五四”念念不忘?因为五四运动赋予了中国知识分子的另一种思考和可能性,巴黎和会中国外交的失败粉碎了中国知识分子对欧美的好感,大批有志之士投向了马克思主义的旗帜。五四运动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开端!

  南渡北归

  20世纪的元年,清朝签订的《辛丑条约》中规定了清政府需赔偿4亿5千万两的赔款,加上利息一共是当年清政府年收入的12倍,这笔赔款被称为庚子赔款。辛亥革命爆发前夕,1911年初,利用庚款专门培养赴美留学生的清华留美预备学校(清华大学前身)正式成立,首批清华庚子赔款留学生中,有一个叫梅贻琦的学生,他是南开学堂(南开大学前身)的第一批学生,是张伯苓(南开大学校长)的得意门生,留学归来后他任清华大学的校长。

  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开启并没能即刻改变中国被侵略的命运,1937年的卢沟事变直接促成了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南开大学的南迁。三所大学在长沙联合组成西南联合大学,后西迁至昆明。

  西南联大从创立之初就非同凡响,从长沙到昆明有3000多公里,彼时共有11名教师带领200多名男同学靠走路前行,这3000多公里的跋涉被誉为“世界教育史上的长征”,其中有一位教师叫闻一多。

  西南联大当时的教学条件非常艰苦,而且还要时不时面对日军的空袭。因战时拒绝日方医治而最终导致双眼接连失明的陈寅恪先生,每当空袭来临时,都会带着凳子在门前的大土坑中躲避,土坑积水渐深,陈寅恪一坐就是几个时辰。为了避免书稿遭遇劫难,金岳霖先生则将几百页的书稿随身装在一个公文包里,这也是他最宝贵的“财富”,每次空袭警报响起,他就提着这个公文包往郊外跑。

  可以说,民国时期的知识分子面对历史的洪流,他们的理想和信念就是中国不会亡,中国需要传承、中国需要英才,中国必然会崛起、复兴和强大。

  百年轮回。当年在巴黎和会上据理力争的外交才子顾维钧在1984年写下了“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在历史十字路口走向不同方向的中国知识分子,无一不都怀着对祖国和民族深沉的爱。

  回首百年,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五四精神始终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人,习近平总书记在去年走进北大时发表了重要讲话,习近平总书记讲到“爱国,是人世间最深层、最持久的感情,是一个人立德之源、立功之本”“当年的青年是同新时代前进的一代。广大青年拥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也承载着伟大的时代使命。广大青年要爱国,忠于祖国,忠于人民;要励志,立鸿鹄志,做奋斗者;要求真,求真学问,练真本领;要力行,知行合一,做实干家。同时,要有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使命担当。”

  百年五四。历史且行且歌。青年人,不必等候炬火,你便是那光!(宝阿茹娜)

 友情链接

/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