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网群
总网滚动

一个不平凡的身份么,这个身份的名字叫“共产党党员”

2020-02-10 11:40:42来源:兴安盟委政法委  责任编辑:

  武东,阿尔山市司法局办公室主任。父母妻儿都在距阿尔山市300多公里的乌兰浩特市。为了与家人团聚,他每周往返乌市、阿市两座城市,每周一凌晨三点多起床,赶最早班的火车,他是长期两地分居的“走读生”,是“赶火车板”一族。对于他来说,最开心的事就是放长假,能在家中孝敬孝敬父母,为妻子分担家务,与女儿沟通联络感情、关心她的学业成长。

  今年的春节,过的有点特殊。原本计划全家去北京,但由于疫情的蔓延,他取消了行程。而疫情的严峻让他时时揪心。初五上午,他接到市委组织部电话,询问他能否参加疫情防控工作。他说,“什么时间,到那里报到,我在家里一直没有接触外人,没有发热、咳嗽、打喷嚏,我能上!”阿尔山有没有危险,谁都不知道。内蒙第一例病患,去呼伦贝尔之前在阿尔山吃过饭,住过宿;兴安盟第一例患者坐飞机在阿尔山机场停留后返回乌兰浩特,而与他们有过接触和同机的人们都在隔离中。但他没有顾及这么多,他只想为他的家乡、他的父老乡亲们贡献一份力量。

  初六凌晨四点,他抱了抱熟睡的妻子,亲了亲熟睡的女儿,拿着收拾好的备品,带着不舍前往抗击疫情第一线。杜拉尔桥头是阿尔山的北大门,再往北五十米就是呼伦贝尔境内,天池镇在那里的防火检查站设置了一个临时的检测站,登记国道上来往车辆,测量全体司乘人员体温,劝返来往车辆人员。到了杜拉尔之后他才了解到,每24个小时才能换岗。这里是大通道,来往人员复杂,哪里的人都有,潜在的危险不言而喻;而大年初六时,那几天人们防疫意识还不是很强,来往车辆也不少,有的对登记测体温很抵触,嫌麻烦,各种冷嘲热讽。他说,这个时候咱不上,谁上。

  夜晚的阿尔山,气温低达零下40多度,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像有刀子在割来割去,随时可能冻伤。参加战疫的第二个连班时,检测点后移,挪到伊尔施收费站附近,没有防寒的屋子,陪伴他们的只剩下一辆考斯特,气温过低,连车内空调都无法提供一丝暖意。2月1日晚10点,他接到白狼检测站通告,一辆辽宁牌照小汽车过白狼站,向伊尔施收费站行驶,要过境去呼伦贝尔,车上有两名湖北籍旅客,一个小时后路过检测点。接到通告,武东心里一紧,心里产生了一股本能的顾忌,如果呼伦贝尔不让入境这车旅客怎么办,作为这个站点的负责人,他压力倍增。深夜11点,这辆车到达检测站,他做好全套防护工作,下车登记,测量体温,一切正常。凌晨十二点,呼伦贝尔方向传来消息,该车已入呼伦贝尔境内,他的心这才放下。他感受着车外的温度,看着体温检测点的牌子,想想身后的六万多阿尔山父老乡亲,想着能为他们守着北大门,一切都值了。

  在阿尔山这几年,武东在林海司法所工作时抗过洪,在明水河司法所时打过山火,2015年参加棚改动迁,目前领着一家脱贫任务。他说,“咱不是还有一个不平凡的身份么,这个身份的名字叫“共产党党员”。2003年非典我在北京读书,那时候我只能站在别人身后,现在,轮到我站在别人身前了。”

  目前,武东还奋战在阿尔山疫情防控第一线上,用实际行动践行着他入党时的铮铮誓言。

 友情链接

/ Links